库村侠客

石头通过草,在乡村生根

少年扎稳马步,倒拨一棵草

移动的石头收紧田野的风声

库村侠客

一米开外,风站成墙,步步紧逼

穿墙而过的瞬间,少年的江湖是一个童话

长大的少年把故乡搬进行囊

八面来风,四面风声

把风也带走,少年的脚步虎虎生威

远方的城市,风生水起,万家灯火

大街大,小巷长

林立的高楼,高手如云

幽深的客栈,雄英辈出

长大的少年把故乡深藏在内心的荒原

来自北方的狼,从海上漂过的城

少年都一一刻上记号

春天留下妩媚的背影

夏天把热烈的太阳搬到流云之上

已是青年的少年,站进城市的风口

秋天出动,北雁南飞

天空开始堆积风花雪月

从一片落叶读懂世界,明白自己的使命

青年整整化费了一支饱含霜花的民谣

在民谣的尾声,在悬念的高地

荡气回肠的,是摇滚的站台

是一无所有的花房

青年青年,一失足成中年

世界遍地是商品的霓虹

财富广而告之

故乡一夜滴水成冰

闻鸡起舞,刀光剑影

封山的大雪里,故乡的村口

一只白孤的前世

活在今生

已是中年的青年

眼睁睁看着故乡变成孤独的豹

豹出没在黄昏的山坡

山坡像闪动的刀锋,隐入夜

一个风雪夜归的人

在黎明迈开雪亮的脚步

一意孤行

一路南下

冬天吹出大地的石头

大风喊出已是中年的青年

在风里,你看见自己的肋骨地动山摇

十指连心,你的手掌冻成拳头

风矮到一定的时候

也成为水,继而成为刀的朋友

夜退到哪里了呢

从一束光出发,走到天光早

提灯的手,就是黎明和清晨

用眼里的黑夜,用内心的温热和力

照亮眼前,无问东西,不论远方

读懂前后,看清上下左右

留出空地,用于面壁

眼里的余光打扫后顾之忧

进和退,点和面,眼到手到

收放只是意念

明暗交集的世界,善恶分明

立意倒下去也是蓄谋已久的布局

回首往事和回马枪是两码事

含蓄的线索和悬而不落的巨石是两种境界

风从掌心里带出的心事

重于泰山,也轻如鸿毛

握紧空气的时候

把放下也放下

沿着斜光到达一节岁月的课堂

之后,是漫长的瞬间

草色起伏,烟光残照

平和里,炮火连天

方寸间,斗转星移

起承转合,断桥孤山

十里一步,始于风尘

往前一步,看清蚁行

落地一声,仅仅是前奏

在故乡叫过门

有一首歌,名字叫永恒的乡愁

可以向天空多走一步

可以向大地多说一句话

清风就着布衣

反之,也成立

闭门即深山

深山也是一扇巨大的门

有一种角度从心出发

俯仰之间,已是万水千山

线,有线的光芒

面,有面的姿态

掌,只是风中临时的旗帜

把厚磨薄,义薄云天

把心磨成绣花针,一针见血

一言为定

一诺千金

逆流而上,上是另一种下

上山,是为了更好地下山

顺势而为,顺理成章

如果水知道这一切

那么,这一页童话就叫水到渠成

影摄/山里人家·月蓝舍六六

文/尘一于山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