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政策

湾区对话|独家专访香港立法会议员、保安局前局长叶刘淑仪:香港国安法推动香港“二次回归”,呼吁年轻人摒弃偏见

192);””>《21世纪》:事实上,国家安全法在西方多个国家早已不是新鲜事物,但为何他们对于香港国安法横加指责,这是否是双重标准?

叶刘淑仪:完全是双重标准,比如最近有些媒体报道美国科技巨头,如谷歌、脸书等,对香港安全委员会最近通过的实施细则有意见,有意撤离香港。但是其实针对这些科网龙头,全世界都要求它们禁止散播仇恨的言论,德国也通过了法律,不可以在社交媒体散播仇恨的言论,违反者至少监禁两年。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也指出言论自由附有特殊的责任和义务,所以我们的一些合理限制和外国的法律基本上是没有区别的。

Read More

专访长三角一体化决策咨询专家陈雯:都市圈带动一体化,从单个极点到一片高原

192);””>《21世纪》:南京都市圈与全国其他都市圈相比有什么不同?

陈雯:早在2000年左右江苏就提出了省内三大都市圈发展规划,南京都市圈是其中之一,这也是国内都市圈概念形成后最早的之一。

实践中还要更早,我们地理所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为南京经济协作区十八地市联合发展做过规划。南京都市圈基于南京沿江发展联盟和经济区域的基础,共用长江黄金航道,南京是长江下游的节点,也是长江航运万吨巨轮的转运节点。

从长江南京段向上的航道有浅滩,影响了万吨轮全程通行。由于长江航运联络,南京多年来就是长江下游最重要的内河港口,也同时因省会城市的发展,对江苏中部、北部以及周边的安徽地区形成辐射和带动,成为周边地区的服务中心。

从历史上看,南京都市圈具有明显文化认同基础,更重要的是区域优势互补比较明显,南京中心城市的定位非常明确,经济文化及服务实力较强,周边地区都愿意和南京合作。

在我国区域划分中,安徽属于中部地区,南京都市圈相当于跨了东部和中部,有些以东部带动中部的功能。这不是政府规划出来的,而是历史发展中天然形成的。

Read More

Loading

关注公众号:亚太商业网络

亚太商业网络

亚太商业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