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4万毕业生迎来最难就业季:企业缩招,毁约校招变局

进入6月,校招已到后半场。

甚至没有发生疫情,史上最大规模的874万毕业生,也将迎来最难就业季。根据数据,今年报名参加考研的人数是341万人,在教育部宣布研究生扩招之后,这其中大约有100万毕业生可以继续读研。再取代专升本,读博,​​留学等毕业生人群,剩下的大部分学生将面向就业市场。

“ 985”高校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最近重新发布,直到5月25日,该学院本科生就业机会有所增加。 35.17%,其中签约率仅14.48%,研究生就业率48.53%。面对就业率不足五成的严峻指标,学院必须向校友发出“求助信”,为毕业生提供更多就业资源。

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尽管面对应届生的招聘需求在春季持续恢复,招聘时间线延后,招聘周期也有所延长,但直到5月20日,今年应届毕业生春招的整体招聘规模较2019年同期下降27%。

874万毕业生迎来最难就业季:企业缩招,毁约

供需失衡

以一家A股上市房地产公司的为例,往年春节后,公司会尽快启动春招计划。但今年,计划被叫停。

过去几年,公司年度会招聘超过500人的应届生,尽管秋招是重头戏,来年春招也会对空缺职位进行补录,人数超过百人。但是疫情以来,公司业绩下降,现有员工都被裁员,所有的招聘全部点击了暂停键。

国家统计局公布,2020年1月2日,全国住宅销售面积下降了39.2%,而则则下降了35.9%。市场交易放。以前的“财大气粗”的房地产开发商,也开始收紧钱袋子。

也是受冲击严重的文教,春节过后,国内航班因疫情影响大量取消,民航局颁布最严格的“五个一”规定,国际航班也大幅缩减,民航营收数据出现断崖式下跌。

民航院校的毕业生,在这个春天,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寒流”。“国内几所民航类学校都有一个普遍的特点,80%以上的学生毕业后都会直接找工作。以往,民航这类行业内机构的就业情况相对比较好,基本不愁找工作,但是今年压力倍增。

新冠疫情重创各行各业,面临资金链危机,一些公司不得不做出裁员,降薪,停薪留职的决定。寄希望于春招的毕业生,在春节过后等来的却是企业规模缩小招。智联招聘校园招聘,数据显示,今年3月,约有30%明确提出了终止所有招聘,40%表示观望,等待沟通。

“以往来看,在新冠状肺炎疫情和经济下行压力综合影响下,与去年同期相比,本季度大学生招聘需求人数减少了16.77%,但求职申请人数增加了69.82%。”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联合智联招聘公司发布的《大学生就业力报告》提到,3月份毕业生进入春季招聘市场,遇到了显着的供需矛盾。

上述报告统计,网络游戏业招聘需求人数增加67.9%,而求职申请人数增加了14.0%。因此,受此次疫情影响,交通/运输,IT服务(系统/数据/维护),旅游/度假,汽车/摩托车等行业的大学生就业规模也很大严峻。

贸易,进出口行业受到国外疫情的二次冲击,纺织,鞋履,小商品等领域外贸订单数急剧下降,贸易/吸纳的职位校招比去年同期降低了43.1%。能够吸纳大量应届生就业的服务业和贸易行业需求同样降低四成。收缩程度最大的是金融行业,较早的2019年同期降幅超过一半。

今年“最难就业季”的几个特点,毕业生普遍感到就业压力大。”“就业人数持续增加,招聘需求下降,就业进程整体下降后,顺利毕业和成功就业压力交织。

随着公司复工,疫情在国内得到一定的控制,企业的招聘需求逐渐回升。受疫情冲击困扰的多个主要行业招聘需求有所不同程度的恢复。其中,餐饮的招聘几乎回归正常,每年2019年恢复了92.9%,酒店对人才的需求恢复到了去年的87.5%,贸易/进出口,广告/传媒的招聘需求回升至去年的7成以上。旅游尚未恢复元气,招聘需求只是去年的51%。

并非所有行业都在缩招,统计发现,互联网企业,机械/制造业,能源/化工/环保行业应届生需求量却不降反升。

今年2月,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宣布,春季招聘为大学生开放超过6000个全职及实习生就业岗位。“今年的需求比往年翻了一倍,去年的校招需求是3000人左右。疫情也并没有影响字节跳动的招聘节奏,春招从2月持续到4月底,截至6月初,字节跳动已经给3500余位学生发放了。

人工智能,5G,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基建”热门产业的应届生招聘力度全面提升,面向应届生的职位规模较去年同期花费1〜5一个优秀的提高,应届生职位占比也高于全行业均值。

874万毕业生迎来最难就业季:企业缩招,毁约6月1日,2020夏季武汉市高校毕业生首场线下招聘会现场。

云招聘的尴尬

受疫情影响,线上招聘了成为2020年春季校园招聘的主流方式。

3月4日,教育部发文,“教育系统在疫情没有得到有效缓解之前,要暂停举办各类高校毕业生现场招聘活动。要充分利用部,省,校三级联通的就业网络体系以及社会招聘网站,联合举办24365校园招聘服务活动(24小时365天招聘活动),各地各高校要组织毕业生积极参加上述网上招聘活动。”

截至6月4日,今年春季智联招聘平台已经举办1217场空中双选会,超过73万家企业参与,发布280多万个职位。老板直前程无忧等类别招聘平台,甚至快手,钉钉等互联网公司也为线上招聘提供了新的渠道。

线上招聘看似热闹,但效果到底如何?

对大部分企业而言,线上招聘是疫情下的无奈选择。企业HR与应聘者全程无接触招聘,更加安全,成本也相对相对。大规模的初体验,招聘双方都出现多个水土不服,很大程度影响了春招的进展和效果。

“部分企业跟我们反馈,有时候和学生聊着天,突然对方就黑屏或断线了。这些意外造成面试不顺畅,可能会成为学生的减分项,影响企业对应聘者的选择。

线上招聘虽然没有地域限制,但也正因为这份便利,存在缺陷端。学生海量投简历,用人单位的简历查看率直线下降,据他们统计,大约只有35%。学校人数曾给400多家用人单位一一发去短信,提醒他们及时查看学生投递去的简历,最终有100可以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线上招聘会造成面试官会忽略一些肢体语言等因素的观察,人力资源部门分项安排毕业生面试,学生隔着屏幕自我表现。以往线下面试时,从见到学生走进房间到开始自我介绍,3分钟内基本上就可以判断出对方是否是公司想要的人,能有效识别这个候选人是否是公司的黄金目标人群。

同时,线上招聘会造成感受力不敏感春季招聘中,一直有“金三银四”的陈述,3〜4月是春招的黄金期。往年到了6月,公司的新人已经基本招满,7月进行新人培训,但是甚至,还有很多职位没有招满, 新人培训也可能搁浅。

通过在线招聘,无法知道学生在每个交替流的原因,也不知道是否有足够的人力,物力投入去把控人员的流失。

对于整个企业来说,受疫情的影响,大规模云招聘没有做好准备,企业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是场一场突发不及防的行动。

毁约率上升

不止一次找到工作的学生担心,甚至已经手握offer的毕业生,也可能面临煮熟的鸭子飞走的意外。

以民航招聘为例,去年秋招,该地点在中国民航大学招聘了20位毕业生,其中有10个人都被退了就业协议。最终,由中国民航大学出面交涉,该时间调整决定,继续聘用这批毕业生,但是改变了入职条件:要么继续在原定的工作城市,换一个职位;否则职位不变,换个城市。

一位2020年环境工程应届毕业生在知乎上分享,去年10月底,他与一家国企尝试就业协议,原计划可以舒适地过彻底业季,但是4月底,他收到了公司解约通知和一笔违约金,不得不在春招的尾巴重新分配找工作的大潮。但春招预期要比去年秋天更为严峻峻,他将知乎的签名替换为“疫情下评论区里,有十多个学生留言,大概同样被公司毁约的经历,有的原因很简单,“可能因为发生了疫情”。

往年,公司与学生之间有一方提出解约时有发生,但2020届的一些毕业生遭遇公司解约,则变成新冠疫情的“次生灾害”。

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应对新冠状肺炎疫情影响,强化稳就业转化的实施意见》,提及国有企业今明两年连续扩大高校毕业生招聘规模,不得随意毁约,不得将本单位实习期限作为招聘入职的附带条件。

“铁饭碗”扩招空间有限

面对惨淡的就业市场,全社会都在帮这一届应届毕业生寻找出路。

以往,许多省份的公务员考试都集中在4个月前后进行,今年受到疫情影响,多地局部省考时间。但在企业大规模缩招的背景下,将求职目标投向公务员考试的毕业生,将迎接来利好。

4月底,山东省成为疫情暴发之后第一个启动公务员招录的省份,计划在2020年招录7360人,比去年的3047人增加了一倍以上。春季,辽宁,河北,江苏等省份都在今年公务员招录工作中,增加了2020年应届高校毕业生的比重。

国有企业今明两年将连续扩大高校毕业生招聘规模,也是今年教育部等6部门开展就业的“百分率”。日冲刺”十大专项行动中的一项。

“特岗教师”计划将增加招募规模5000人,今年招募规模将达到10.5万人;“三支一扶”计划拟招募3.2万人去基层;“西部计划”等中央基层项目实施扩招;将招收40多万毕业生补充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队伍,采用“先上岗,再考证”的替代。粗略统计,这些职位一共可以提供大约55万个职位。

对于目前的就业情况,应该采取长期的应对路径,靠重振市场经济,加强高校和用人单位的链接纽带,优化人才培养,提供先前效的就业支持机制。真正要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必须要为民营企业提供更好的环境,这是潜力最大的方向。
愿2020届的毕业生,可以用平常的心态面对,未来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