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3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以视频演讲的形式为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网络简报会致辞。她在致辞中表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关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是全国人大首次就香港事务作出的决定,亦被视为中央与香港特区关系自回归以来最重要的发展。

对于涉港国安法,香港广大市民反映热烈,迫切希望涉港国安立法,能够帮助香港尽快恢复社会秩序。“香港各界撑国安立法联合阵线”通过网站和街站,在短短8日内共收集超过292万个签名。林郑月娥强调,国家安全立法是“防毒软件”和带来希望的灯塔,并强调国家安全无论在中国或世界其他国家,都属于中央事权。

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表示:“涉港国安法将扭转社会乱象,香港人必须明白一国两制是最好的安排,安定的社会环境是对香港青年人前途的最好保障。”她认为,涉港国安法出台后,香港亦有责任加强教育工作,令更多年轻人了解危害国家安全的后果。

过去一年的暴力乱港,严重撕裂香港社会,很多青年学生被荼毒。截至今年3月初,在参与暴乱被拘捕的7700多人中,学生占了四成,当中逾半是大学生;18岁以下涉嫌刑事毁坏的被捕人士去年6至7月占整体5%,至今年1月已逾50%。

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表示,学生的年纪比较小,心智并未完全成熟,过去有不少的政治团体,为推动自己的政治主张,利用、误导、煽动学生参与一些激进甚至违法的活动。国安立法来得非常及时,具有紧迫性和重要性。未来将向学生进行广泛宣传和教育,让他们了解和认识国家安全法的重要意义,了解国安立法给香港社会稳定带来保障。

香港工联会的一项失业调查显示,受访者中,有超过70%的香港打工仔受到反对派“揽炒”的影响,其中34%在过去一个月完全失去收入,超过10%的人失业超过半年。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务院港澳办、中联办官员6月23日在中联办举办了12场座谈会,听取香港社会各界共120名代表人士对涉港国安法立法的意见。

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此次立法将体现“惩治极少数,保护大多数”的原则,确保香港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不变,确保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不受减损,确保香港的司法独立,确保外国人在香港的一切合法权益和外国投资者对香港的信心。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原副院长顾敏康坦言,香港自去年修例风波以来,只要有市民发表一些与暴徒不同的政治观点,就会受到暴力对待,所谓言论自由和人身权利都得不到保障,“涉港国安法是一条红线,针对的只是少数从事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活动、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士,但大多数香港市民合法享有的权利和自由仍然得到保障”。

为确保这一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得到有效实施,中央保留在特殊情况下对某些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是必不可少的。“放眼全世界,维护国家安全,制定和执行国家安全法律属于中央事权。美国是联邦制国家,其国家安全法律的制定、执行和审判都是在联邦层面进行的。然而,香港的情况非常复杂,过去23年由于种种阻力没能制定相关的法律,涉港国安法堵塞这个主要的漏洞,为未来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奠定基础。”顾敏康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他坦言,自去年下半年以来,香港出现社会动荡,导致特区政府施政面临很大的困难,社会民生问题得不到解决,“涉港国安法可以说是香港的守护神,让香港尽快走出困局,保证‘一国两制’继续运行”。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草案)》(下称《草案》),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应当从现任或者符合资格的前任裁判官、区域法院法官、高等法院原讼法庭法官、上诉法庭法官以及终审法院法官中,指定若干名法官,负责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

顾敏康认为,这是非常合理的,并没有影响到司法独立,“特首只是从法官名单中选取一些更加熟悉国安法,或是更加专业和资深的法官来处理相关案件,这符合国际惯例。涉港国安法,充分体现了中央政府对特区的信任,最大限度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执法、检控和审判工作交由香港实行,体现香港的高度自治。这也体现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初心。”

根据程序,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完成相关法律制定后,将把其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再由特区政府公布实施。

同时,《草案》将“兼顾两地差异”列为工作原则之一。顾敏康表示,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的条文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直接公布实施,一种是本地立法。从过往情况来看,大多数是本地立法,让香港社会自行消化。

“这次则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门为香港制定了一部独特且适合香港情况的维护国家安全法,直接列入附件三在香港实施,相信起草团队非常熟悉香港的法律制度和法律传统,注重普通法的用语、原则,并兼顾两地差异,确保港区国安法在香港得到有效执行。”顾敏康指出。

凭借“背靠祖国、面向世界”的地位,结合健全的法律制度、简单和具竞争力的税制、资金可自由进出等优势,香港迅速崛起成为全球主要金融中心之一,吸引了全球众多的跨国企业在香港设立总部或分支机构。

林郑月娥表示, 香港将继续是跨国企业发展的理想地方,处于全球前列的多项排名再次肯定香港在法律、货币等方面的制度优势。她强调,香港联系汇率无须美方批准实行,“亦无计划作出改变。香港的银行业健全,并有44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相等于我们的货币基础两倍,令我们有能力捍卫任何对联系汇率的恶意攻击”。

一直以来,港交所都是全球领先的首次公开集资(IPOs)市场,去年首次公开集资总额达到400亿美元,再次位列全球首位。尽管今年全球经济环境非常严峻,但港交所在6月已经迎来了京东、网易这两只重磅中概股在港二次上市。

作为全球主要金融中心之一,银行、保险业都是香港赖以生存的根基所在。香港保监局主席郑慕智指出:“一直以来,能够提供一个平稳安定的营商环境,肯定是香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因素。今年首季长期业务新造保单保费为351亿港元,按年下跌27.5%。这情况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所未见。”

香港保险密度在亚洲地区居首,保险渗透率在世界前列,人均保费支出维持在高水平,从而吸引多家全球顶级保险公司来港拓展业务。截至2020年3月底,香港共有163家获授权保险公司,其中约一半在海外注册成立。全球前20大保险公司中有15家都选择在香港落户,保险业对香港经济的贡献十分重要,占香港GDP的3.7%。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决议为香港建立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及执行机制,有助重建一个安全和稳定的社会环境。这不单成为孕育各行各业的摇篮,亦是持续吸引外来投资及专业人才的先决条件。金融市场的持份者及机构,都会跟我一样,深表支持。事实上,香港在 ‘一国两制’的构想下必须发挥自身的独特优势,服务国家长远发展。”郑慕智表示。

同时,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则指出,涉港国安法的推出完全不改变香港国际金融市场的特殊功能与作用。“过去几十年,香港之所以能够华丽转身成为一大国际金融中心,依靠的关键就是 ‘一国两制’带来的连接中国与世界的独特优势。实际上,当前活跃的其他国际金融中心(例如纽约和伦敦),也都受到不同形式的与国家安全相关的法律法规的约束,但是并不影响这些城市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在涉港国安法尘埃落定之后,相信香港的治安和社会环境会逐步回复稳定,中央也会对香港更有信心,会对香港更开放、更支持。”

瑞银亚太区投资银行主管兼中国总裁金弘毅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涉港国安法有助于香港社会维持稳定,保持良好的营商环境,“稳定非常重要,如果不稳定的话,我们的客户不敢来香港,员工感觉不安全,维持整个社会稳定还是非常重要的”。

金弘毅坦言:“外界对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十分关心。对此,我还是比较乐观的,香港(未来)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他指出,目前A股上市的中国公司总市值大约为8.7万亿美元、3800多家公司,香港上市的1200多家公司市值为3.6万亿美元,而美国上市的220家公司的市值大概是1.2万亿美元,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市值有一半来自阿里巴巴,另外有42家公司是符合回来香港第二上市的。

金弘毅认为,未来一段时间,由于全球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很多公司可能会考虑在香港进行二次上市,“在短短两周内,京东、网易成功募集了大约70亿美元的资金,市场上的资金非常充裕,足够支持这些公司来香港上市,这将会为香港市场带来一些积极的变化。”

他指出,这类新经济公司将提升香港市场衍生工具的交易,有利于香港的发展。此外,随着人民币的进一步国际化,更多的避险产品、区域间的指数产品在香港上市,“我们相信香港继续会成为一个多元化的国际金融中心”。

来源 21世纪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