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们都巴不得早点考试,孩子备考压力大,太辛苦了。”6月28日,湖北随州市某县级市高中陪读家长程女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儿子每天早上6点出门,晚上10点多回租住地,她都不敢问孩子关于备考的话题,担心孩子压力太大。随着高考逼近,毕业班的学生、老师和学生家长都严阵以待。

今年湖北省高中毕业生约有27万。5月6日,湖北高三毕业生复课,7月7日和8日参加高考,和全国高考时间同步,比往年延期一个月。湖北一直是科教大省和应试教育强省,作为今年疫情的风暴眼,湖北的考生们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紧张备考。

湖北高中的高三老师们以5月6日为时间节点,将2020年高考备考分为两个阶段。春节后到5月6日,是学生们在家网课学习阶段,5月6日后学生回学校恢复上课。

对于上网课的学习成果,随州某县级市高中毕业班老师孟雪(化名)和襄阳市襄州二中毕业班老师李杰(化名)都有各自的难处。这些县级高中的生源大多来自农村,信息流和物流在疫情封城期间尤其不通畅。

对于孟雪所在的高中,开学首先面临的问题,是难以将课本发到学生手里。2月份和3月中上旬,湖北省全省范围内仍处于封城状态,县城里只能收发邮政EMS快递,且时效性很慢。

2020年上学期开学后,毕业班的新教材课本全部被运到学校操场上,由老师们为学生分别打包,然后用EMS快递一个个寄给学生。

但是EMS快递只能寄到市区和镇中心街道,当时县里村村设卡口,从村到镇上需要通过很多个卡口,这也就意味着很多住在村里的学生难以到镇上取课本。所以很多学生上网课主要是通过电子版的教材学习,然后在纸上写作业,作业完成后拍下来传到网上发给老师。

3月15日前后,随州市全市范围内解除封城,孟雪所在高中的毕业班学生王瑜(化名)马上和妈妈搬到学校里住。因为家里没安装宽带,手机信号不好,所以县城解封后,妈妈就带着王瑜到校内租房子住了,学校内有稳定的网络信号。

王瑜学习成绩很好,家住在偏僻的乡村。当然,家里没网络信号的是极少数。当地有运营商专门针对上网课的老师和学生提供了不限流量的上网卡,总体来说,即便家里没安装宽带,上课也问题不大。

5月6日,湖北多地高三毕业生返校复课。襄阳市襄州二中的老师李杰介绍,今年的备考和往年有很大变化。因为疫情防控原因,学校一千余名高三学生全部做了核酸检测;另外学校将过去七八十个人的大班拆分为两到三个班,按照每个班30余人的小班教学,多人间宿舍也调整为四人一间宿舍。

另外和往年不一样的是备考进度安排,他发现5月6日之前有的学生在家上网课的效果不尽如人意,返校后的备考复习任务要艰巨了很多。

李杰透露,年后一直到5月6日,老师通过QQ群、钉钉辅导学生复习,按原来制定的复习备考计划推进复习。其间学校还进行过几次在线模拟考试,和在校考试成绩排名差别较大。“总体来看网课复习只有自觉性好、自制力强、家长监督到位的学生成绩进步明显。”李杰总结。

程女士是孟雪所在高中毕业班学生的家长。程女士从儿子上高一时就开始陪读,她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对她来说,今年最大的变化是不能去学校给孩子送饭了,学生统一吃食堂。另外她认为孩子今年成绩掉了一些,孩子上网课也很认真,但返校模拟考成绩不如预期,具体原因她没敢细问。

据孟雪介绍,湖北一直有重教文化,全社会都很重视高考,县城里的一些工厂单位还给高考考生家长特殊“利好政策”,例如考生家长可以在工作时间回家突击检查,看孩子是否在自律学习。

“现在就是要把疫情期间耽误的时间抢回来。”孟雪介绍了他们如何进一步充分精细化利用好师生时间的策略,老师早上6点40分到教室,学生来得更早,7点20分学生下早自习吃早餐,7点40分到8点10分学生提前上课复习,8点10分正式上课。

中午餐后的时间,一周七天中有六天被不同学科老师“瓜分”,也就是说,每个中午有不同的老师去教室驻守,一方面盯着学生自习,同时帮学生答疑解惑,补回疫情期间无法和学生面对面答疑的时间。每天晚上师生在教室上晚自习到10点15分。

孟雪所在的某县级市高中,是一所典型的农村生源为主的高中,该校公开可查的高考录取信息数据显示,2006年到2016年之间,该校考生进入一本重点大学的录取率在2.5%到5%之间。相对国内一些重点城市20%以上的一本重点大学录取率来说,县城高中的同学们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孟雪说,距离高考还有近半个月时间,她能感受到学生的压力。6月22日中午,距离高考还有半个月时间,班上的一个女生突然哭了起来,因担心没有准备充分,情绪波动。“全省受的影响都一样,你们是跟省内的学生竞争。”孟雪这样安慰学生。临近考试觉得自己没复习好是正常的反应,孟雪说,今年受疫情影响,更需要为学生争分夺秒抢时间复习。

来源 21世纪财经